情深未能挽君心

情深未能挽君心已完结

情深未能挽君心

标签:言情来源:追书云作者:制杖不是妖主角:楚倾萧煜

主角叫楚倾萧煜的小说叫《情深未能挽君心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制杖不是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 腊月初七,京城萧王府,大喜。 红彤彤的喜字贴满了王府,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,踏碎了门槛,分明是极好的日子,身穿大红喜服的萧王爷,脸色却一直如着冬日里料峭的风,冷的令人打颤。 “夫人,已经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腊月初七,京城萧王府,大喜。

红彤彤的喜字贴满了王府,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,踏碎了门槛,分明是极好的日子,身穿大红喜服的萧王爷,脸色却一直如着冬日里料峭的风,冷的令人打颤。

“夫人,已经三更天了,奴婢伺候您先歇息吧。”

燃着喜烛的素雅阁里,楚倾一身凤袍坐在榻上,她顶着金丝秀的红盖头,双手置于身前,后背挺的笔直,丝毫没有松懈。

今天是她与萧煜的大喜之日,是她盼望了已久的日子,怎能怠慢。

“再等等吧,王爷一定会来的。”

几乎是踩着楚倾的尾音,门‘咣当’一声推开,腊月里的寒风猛然灌进,吹的人脊背发凉。

来人正是萧煜,萧王府的主人,也是楚倾的夫君。

下人见王爷进来,正要行礼,萧煜大手一挥,眉眼间尽是霜寒:“退下。”

他冰冷的语气,比冬日的风还要令人颤栗,婢女担心地望一眼床榻上的楚倾,弯腰退了出去。

楚倾听到萧煜的声音,白皙的双手不禁握在一起,她轻咬唇,眉眼间尽是喜色。

红色的盖头被挑起,楚倾慢慢地抬起眼,原本好些话要跟王爷说,待她看清了眼前的人,喉咙里裹着的,只剩下酸涩。

大喜之日,萧煜竟换下喜服,穿着一身绿色的便衣前来,满京城里,谁人不知,萧王爷最厌倦绿色。

而且,他竟然是用剑挑开的喜帕。

对上萧煜那双冷眸,楚倾张了张嘴,最后只吐出一句:“王爷。”

“呵,”萧煜眯了眯眼,笑声轻蔑:“不用与本王惺惺作态,你嫁到王府的动机我一清二楚。”

楚倾不明白,她嫁到王府的唯一原因,仅仅是因为她爱着萧煜而已,怎被他说的,好像别有目的。

“王爷,我只想留在你身边。”楚倾伸手,小心拉住萧煜的衣摆,不过才经过数月,她的萧煜,怎么变成这样了。

寒光一闪,萧煜手中的剑精准刺入楚倾的右肩上,他剑眉染上寒霜,眼中更是冰冷一片,见到鲜血染透了楚倾的喜服,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和犹豫。

楚倾疼的一缩手,她不可思议看着反着寒光的剑,连疼痛都不顾上,呆呆地望着萧煜,哽咽道:“王爷,今日可是我们大喜之日。”

“你在暗示本王?”

不等楚倾回话,萧煜提剑,剑尖直接破开喜服,楚倾大惊,抱着手臂急急后退。

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萧煜收起剑,单手握住楚倾的脚腕,拽着她回到榻前:“千方百计要进王府的时候,怎没想到此刻?”

他薄凉的唇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刻上了冰霜,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他看楚倾的目光,除了厌恶,只剩鄙夷。

萧煜没有任何怜惜,强行按着楚倾圆房,都说新婚之夜是美好,可楚倾感受到的,只有无尽的痛苦和彻骨的冰凉。

红色的鲜血顺着楚倾雪白的大腿染上被褥,不知几时,萧煜转身而去,看着榻上奄奄一息的楚倾,冷酷地说:“你既入了王府,便别奢望有一刻好日子过!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情深未能挽君心

小说情深未能挽君心点评:

《情深未能挽君心》挺不错的一本书,没有许多古代言情小说的老剧情,反而是一种新奇的书写风格,更加真切描述出主角的牛逼。悬念也多可谓是吊足胃口,我坐等更新

最新言情小说推荐

  • 独一武尊独一武尊

    《独一武尊》这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,我认为是我看过的书里比较优秀的,情节很不错,这本书我强烈推荐一下!

    作者:黑鸦死神武侠连载中

  • 我,无敌战神我,无敌战神

    《我,无敌战神》本人看小说也有9年了,各类大神新手的书也看了不少,说真的,这本书写的很棒,很有带入感,越到后面越精彩

    作者:寂枫叶言情已完结

  • 神医狂妃要逆天神医狂妃要逆天

    我从一开始就很欣赏这本书,故事情节设定的很好,希望作者能够少一些虐恋,多一些甜宠,这样会更好,希望作者加油写下去。

    作者:东篱穿越连载中

  • 林若雪谢沉舟莫澜抖音林若雪谢沉舟莫澜抖音

    作者大大明玥夜的文采真的很好,很喜欢《林若雪谢沉舟莫澜抖音》这本书,看的意犹未尽,曾一段时间总能想起那么几句。

    作者:明玥夜奇幻连载中

  • 魔帝的异能狂妃魔帝的异能狂妃

    《魔帝的异能狂妃》这本小说文笔细腻,人物刻画鲜明,每个人物的性格都有各自的特点,且每个人物的出场都有目的,铺垫了下面的文章,情节跌宕起伏不拖泥带水,文章不长却很完整,内容很吸引人,不老套,很喜欢。

    作者:乐小??奇幻已完结

  • 人不轻狂枉少年人不轻狂枉少年

    挺不错的,情感复杂,揪心。不过蛮喜欢里面的人物

    作者:梅花老K仙侠已完结

您的位置 : 小说> 小说库> 言情> 情深未能挽君心